闻喜配资:谁泄露了王府井免税牌照内幕 公司与分析师双双否认

发布时间:2020-06-11 15:26:19发布人:闻喜策略

69日晚间正式公告获得免税牌照之前,王府井已经暴涨122%,由此引发内幕交易的质疑。610日,上交所向王府井发出监管工作函,就公司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及股价波动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

 

天风证券商业和社会服务业研究团队(下称“天风商社”)也陷入到风波之中,原因是网络上流传的一篇提及“首旅集团存在申报免税牌照的可能”的文章,署名为该团队。

 

该团队负责人、天风零售首席分析师刘章明表示,“我们没有写过这种东西,文章系造谣。”刘章明说,团队没有去过王府井调研,也没做过任何沟通,是看到公告后才确认公司拿到了免税牌照,至于免税业务能对公司发展有多大的帮助,要理性看待。

 

刘章明团队昨日推出最新研报,判断王府井免税运营地点或将以北京为先,运营成功后有望全国拓展。

 

王府井610日继续强势涨停,最新市值为233亿元。

 

股价提前反应 王府井陷内幕交易质疑

 

王府井4月底悄然启动,进入5月连续大涨,69日当天再次涨停。

 

69日晚间,王府井公告,公司收到控股股东首旅集团转发的《财政部关于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免税品经营资质问题的通知》,授予公司免税品经营资质,允许公司经营免税品零售业务。公司将按照通知要求,积极推进相关工作,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由于此公告披露之前,王府井已经在没有明显确定利好的情况下连续大涨了一个半月,靠的就是拿下免税牌照的传闻。在528日,针对控股股东首旅集团申请免税牌照的市场传闻,王府井内部人士透露,暂时没听说过所述情况,请不要随意相信传闻并且传播。如今,王府井正式拿下免税牌照,却因此陷入内幕交易质疑。数据显示,从4月底到69日,王府井已经大涨122%

 

王府井曾在62日和610日两次登上龙虎榜,沪股通专用席位交易活跃,大举买入和卖出,知名游资席位在王府井也颇为活跃,中金公司北京建国门外大街营业部、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营业部、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等参与其中。大涨期间,王府井还出现过一次大宗交易,中信建投总公司交易部521日卖出26万股,中信建投北京富丰路营业部以17.7/股的价格接盘。当天,王府井大跌9.46%,是大涨期间为数不多的深度调整。

 

610日,上交所向王府井发出监管工作函,就公司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及股价波动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

 

610日晚间,王府井披露异动公告:经自查,一季度公司生产经营受疫情影响较大,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已基本恢复到正常状态,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公司所处市场环境、行业政策没有发生重大调整,生产成本和销售等情况没有出现大幅波动、内部生产经营秩序正常。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及控股股东均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对于媒体报道取得免税牌照事宜,王府井表示,公司已按照法律法规要求,第一时间披露了《关于公司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的公告》。除上述事件外,公司不存在其他影响股价的敏感信息。经核实,公司知悉该项业务的内幕知情人没有违反保密义务行为,也没有其他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情形。公司董监高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期间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天风商社团队否认提前获知信息

 

王府井被质疑提前泄密及内幕交易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此前网络上曾流传一篇《【天风商社】保持理性,客观看待》的文章,发布时间是5月中旬。文内提及:首旅集团存在申报免税牌照的可能,但需财政部审批,过程较长且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如若成功,王府井基本面会产生较大变化,静观其变。

 

据闻喜配资平台了解,天风商社是天风证券商业和社会服务业研究团队,成员包括天风零售首席分析师刘章明等人。由此,天风证券刘章明等人也被质疑提前获知了王府井免税牌照信息并通过研报透露给了客户。

 

刘章明,对上述质疑内容给予了坚决的否认。

 

“相关文章不是我们发布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造谣,也在举报发文章的号。”刘章明表示,“作为分析师,研究报告都是公开渠道可以查到的,也要通过合规审查,系统内都会有存档。观点肯定都是通过报告输出,不存在定性发给核心客户的情况,这是毫无疑问的。”在网络文章中,除了王府井,还分析了御家汇、九毛九、上海家化等多家公司,刘章明对此表示,“文章内容都是造谣的,这些公司的内容也不是我们写的。”

 

万得研报平台显示,在王府井披露获得免税牌照之前,刘章明团队上一篇关于该公司的研报是今年54日的《新冠疫情病毒影响,2020Q1业绩大幅下滑》,研报称,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将王府井2020年净利润从6.4亿元下调至4.1亿元,预计2021年、2022年净利润分别为9.5亿元、10.5亿元,维持买入评级。该研报中,刘章明并未提及涉及免税牌照的信息。

 

“我们跟公司没有任何联系,没做过任何沟通,所有事情都是资本市场传言,传言又不是我们释放的。”刘章明说,“我们知道这个传言已经是5月底了,实际上公司股价4月份就开始启动了,之前是什么情况我们怎么会知道呢。”

 

刘章明表示,也有机构投资者来问我们的观点,还是要理性客观看待,王府井资产价值肯定是可以的,估值也比较低,但免税业务对公司未来业绩增长能有多大的促进作用,需要时间观察。

 

“我们团队看免税行业,也看商业,中国国旅市值成长用了5年的时间,王府井需要时间,现在也说不清这种异动的涨法到底是因为什么,疫情后整个消费类的股票都涨的挺好的。”刘章明说,“拿到牌照后开店还要审批,批了之后店也不知道能做多大,做成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时间,现在的这个炒作有点太疯狂了。”

 

610日发布的最新研报中,刘章明团队认为,国内免税牌照仍为垄断经营,王府井免税品经营资质价值凸显。刘章明团队还在研报中表示,王府井免税运营地点或将以北京为先,免税店销售情况及利润情况将不弱于珠免;综合预计王府井2020~2022年净利润分别为4.1亿元、9.5亿元、10.4亿元,维持买入评级。